香草奶昔_飙尘

叫我奶昔或者飙尘都行w
这里是哲哲痴汉(*/ω\*)只是一个撸哲狂魔,想被哲也上更想上哲也的变态,沉迷哲哲,主产all哲赫黑
十分感谢关注我的小天使们(*/ω\*)

【赫黑】所憧憬的少年

注意事项:
1.私设如山:赫黑天朝初三狗设定,只是一个普通中学生黑子哲也憧憬着学神赤司与征十郎的小故事。
2.这是给我所憧憬着的学神的助威文,学神霸霸想去市重高,不管能不能考上市重高希望在新学校能过得愉快。
3.如果觉得不喜欢看这种像青橄榄一样涩酸的文可以看文后最低下的小彩蛋(?)
4.对于频繁的回忆有些混乱的小天使们可以看文后的整理
5.浅阅读可能不适合

如果小天使们还愿意继续看GO!↓
———————————————————



哲也正朝学校走去。一颗颗雨打在他的红色雨伞上,顺着伞架滑了下来,掉在地面上,瞬息消失不见。
——什么也没有带来,什么也没有带走。
哲也微低头看了看被大雨打得湿湿一片的地面,突然这么想着。


地面凹陷处早已积起一洼积水,一颗颗雨打了进去,打出一个个小泡泡。哲也已经不记得是多久前才看过这一幕了,最近的记忆似乎也是在小学三四年级。


春季时节的雨天总是那么的扰人,纵是撑了伞每次回家衣服也会湿一部分,但是他很享受雨天和赤司同撑一把伞的时光。
那时候他们差距不大,赤司也还是那个赤司。他们下雨时总会手牵着手共撑一把大伞,离开拥挤的人群,穿过一块明一块暗的小巷,绕过许多弯,然后走在最后一条街道上。下雨的时候总是很冷,但是哲也很喜欢冷风里赤司那双温暖的手,也很喜欢那把红色的大伞。


和赤司在一起的时候他什么都不用思考,只需迈开双脚配合着赤司的步伐,转动脖子看着街边的一排积水。不知名的树叶被雨水推进在积水的怀里,身边是一个个小泡泡,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又一个接一个的消失。
偌大的世界里仿佛只有那条街,那洼积水,那堆泡泡与落叶,那把大红伞,还有自己和赤司。他们仿佛是一体的。

那时候的他解释不了为什么雨打进水里会有泡泡,纵使是现在也是。但是他知道那把伞并不大,因为即使是他一个人也还是淋湿了手肘以下的校服。

后来征十郎出现了,红色的大伞下也只有自己了,那条街也只剩下自己,似乎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自己一样……没有办法的吧,毕竟是自己先断了与赤司征十郎的联系。明明两个人的家只隔着一条小巷,明明两个人的房间只隔着一条小巷子宽的距离,却如同对方不存在一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只有这时候哲也才明白,原来如果不是刻意,两个人不想有交集是多么的简单。


一阵冷风从十字路口袭来,钻进哲也敞着的校服领口里,仿佛死去的恋人冰冷的、没有温度的双手抱着自己。
——那个时候征十郎君也是这种感觉么?
他忍不住地去想。

那还是去年周六补课的时候,他看向睡着的同桌时顺带看了眼窗外,树枝仿若被一双大手扯住了头发的姑娘,发出飒飒的抗议 声——似乎确实是个阴雨天气吧?
后半节课他在草稿纸上涂鸦时被同桌轻推了下。“关下窗吧,”同桌总是喜欢找时间调戏他,“你家亲亲征十郎君冷了。”
——因为彻底地断了联系,所以没有人知道平凡的自己与众星捧月的赤司学神曾有过亲密无间的关系。那是别人无法插足的、只能容有他们两个人的。但是同桌还是从日常的一些琐事中看出来自己很在意征十郎君。也常常拿这个来调侃他。
哲也愣了下,看了看赤司——他还是和平时一样在认真听课——而后关上了窗。

——为什么同桌知道征十郎君冷了呢?为什么不是我注意到了呢?他怎么知道征十郎君冷的?难道他也很在意征十郎君吗?……
最后还是按耐不住问了原因。“我看见他搓了搓大腿,朝窗户这儿看了看,还皱了下眉。”同桌被推醒后迷迷糊糊地说。
哲也先是为自己的一开始的猜忌和嫉妒感到羞耻,后又想征十郎是不是注意到了走神的自己,他会感到失望吗?还是说会在意我呢?……不,不会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抱歉。”哲也学着同桌的动作上半身靠在桌子上,看着同桌柔顺的头发说。
“嗯没事。”迷迷糊糊地又要睡去的样子。

哲也透过同桌的发隙看着征十郎,仅仅是看着。征十郎家境很好,这是他自小就知道的,但是赤司是个低调的人。而征十郎……哲也有注意到每个周六的补课他都穿着私服,而且几乎没有重复穿过。但是他发现征十郎似乎特别喜欢穿浅蓝色的牛仔裤与上白下蓝的T恤衫,外面套套个带帽外套。有好几次他都这么穿,而不是穿那些看起来很绅士、温和的衣服,那让他看起来与其他同学格外的不同,仿佛不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阶层的人——当然了,赤司征十郎本就不会与麻雀一同,他是彬蔚而葆光的雄鹰 ——而自己也经常会看着这么平易近人的征十郎发呆,就这么看着,仅仅是看着。就像小时候配合着赤司步伐一样,配合着他呼吸、眨眼。仿佛他们还是一体的。

哲也又想到同桌描述的征十郎感到冷时的样子,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口头描述,但是在哲也看来很有画面感。想想学神赤征十郎君感到冷后搓了搓大腿转头看了看刮进冷风的大窗,想关上窗但因为各种原因而只好作罢,有点不开心或是困扰地皱下眉,而后转回头继续听课……
哲也觉得这样子的征十郎万分可爱,因为印象中的赤司是那么的收敛,仿若一切都不会引起他太大的情感波动,总是平平淡淡的,还是个可怕的学神。一想到帝王般的征十郎会做出类似于小孩子抱怨撒娇一样的小动作他就觉得愉悦,就像在海边捡到美丽贝壳的小男孩。
他眯着笑笑了笑。


哲也低下头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翘起的唇角。
他的板鞋轻快地落在水泥路上,每一步都会发出细微的咔嚓声,就像幽林里踏着小步走的麋鹿蹄子踩在秋后落叶上的声音。


他又想起寒假时与征十郎的仅有的一次对话。他谈起了班主任在教室里提到对方的话,征十郎的回复则是:“天啊,在你们眼里的我是有多可怕啊。”他们的谈话很简单,但是哲也可以感受到征十郎一定会是一边笑着一边打字回复的。现在他已经不记得他们到底谈了什么了,可能是因为他们只谈了半个小时便再也没有交谈的原因吧,也有可能是时间久了忘了吧。但是征十郎最后一句话他却记得无比清晰——“哲也,我也是平凡人,我也有所挂阖的啊。”

在那之后哲也发了几天的消息给征十郎,但是却像沉入海底的石头,没有回声。后来才从征十郎班上的同学那里得知他连手机都关机了。
——或许是在学习吧,虽然不是那个温柔的、会为了秒回自己消息而开着手机放在手边的赤司,但毕竟那是赤司征十郎啊。而且平日里他便报了许多补习班一周七天都在上课,更何况是寒假呢?
哲也这么安慰自己,但是却还是感觉沉入海底的不是自己的消息,也不是那些石子,而是自己。


进了学校,在楼梯间他碰到了同学,从与她的对话中才知道今天天气很糟,是雨夹雪,而且他今早脚踩到地上时发出声音是因为他踩碎了地上的小冰雹。


午饭后,他顺着楼梯向下走,看见了一头耀眼的红发——是征十郎君。哲也默默想着,他不知道自己要干嘛,是否应该做些什么引起他注意。但是一想到自己眼前的是征十郎而不是赤司便做罢了。
他停下快速的步伐,改为配合着赤司的速度,跟在他身后下楼梯。一段小小的楼梯他却觉得仿佛是走过了大半个校园一样的漫长,他甚至注意到征十郎的发量似乎有点少。
——是因为临近提前招时间压力太大了么?
哲也不禁有点心疼。

他还注意到赤司后脑勺左侧有一撮头发翘了起来。
——是睡觉不小心压到了吗?好可爱w
哲也又想到小时候赤司一定要和自己睡,结果两个人睡到日上三竿,赤司甚至睡出了一撮呆毛,那时候的自己笑着揪了下那根呆毛。


哲也笑着伸出手想像小时候一样扯一下征十郎的呆毛,但他们已经下了楼梯了,哲也也意识到这是征十郎而不是赤司。他只好将抬起的手放到冬季外套上,将其扯过头顶跑入了雨中。



快四点了,已经放学了。哲也收拾好书包跟着同学下了楼梯。同学没骑车,但还是陪着哲也去了车棚取车,哲也推着车送她回家。湿湿的大马路上,哲也推着车将同学与一辆辆车还有不时溅起的水隔开。
虽然哲也执意要自己来撑伞,但同学还是笑着打开了自己的天蓝色伞,稍微举高手臂和哲也同撑一把伞。
“哲也真的太温柔了,男友力好高啊w”同学笑了笑,“偶尔也试一试别人的温柔怎么样呢?”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伞太小了,不适合两个人一起撑。
哲也看着被打湿的校服这么想着。
他又想到今天已经是24好号了,明天,就是25号了,明天,征十郎就要去考提前招了。一周后,这个校园里就再也没有独揽金杯的赤司征十郎了,他再也见不到他了。
——挺好的,他适合更好的。他适合更好的学校、更好的人生,而不是窝在一洼潜水里,他应该去深不见底的海里。他是一条卧龙。

等他送同学到家,打算撑开红色伞的时候,同学却把自己的天蓝色伞给了自己。
“哲也,用这把吧,你适合更好的。”她笑了笑,“就当是我的私心吧哲也,你适合更好的。温柔的哲也不会拒绝吧,毕竟是这么温柔的哲也啊……”
她最后一句话像是在喃喃自语一般。


哲也回到家,一如既往地写作业、看书。晚上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最终还是掏出手机给赤司发了条消息:考试加油。


第二天,没有回复。地面上也没有了那个一踩便发出声音的小冰雹,干干的。
仿佛昨天的雨什么也没带来,什么也没带走。
一切都该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
——A.关于这篇文想说的:
这篇文套上了我对学神的憧憬,所以 是哲也视角的。一开始想写远远看着但不靠近地憧憬着赤司学神的哲也的青春期小故事,但是还是希望赤黑能好好的,所以还是没有磨刀(结尾都想好了哲也在这个美好的年华里遇到了太耀眼的赤司后再也找不到这么耀眼的人xd)顺带在结尾处加上了自己的小私心,让自己送给哲也新的伞含蓄地表达自己的喜欢xd
不想这段感情像雨一样,便往里面偷偷加了各种小甜饼,但是因为是哲也视角所以很多事情在哲也看来都跟事实不一样。
怕太所以删掉了青峰和黄濑的戏份还有一些片段式回忆,文可能会很简单xd
还是希望有小天使能够慢慢看,感觉这篇文不适合浅阅读。


——B.以下就是小彩蛋(?)和正文画风不一样注意:
1.哲也对赤司和征十郎的感情真的很深,一把红雨伞用了好几年。

2.征十郎皱眉是因为看见哲也在纸上涂鸦而不是好好听课,他认为哲也应该更用心地听课,努力考上提前招。他觉得他所重视的哲也这是在不重视他自己(这里的他自己指哲也)

3.征十郎穿私服是因为觉得自己很帅(不xd)他很喜欢哲也专注地盯着自己的样子,而且他注意到哲也很喜欢看他穿牛仔裤T恤衫,所以就算冷他也要帅完hhhhhh

4.征十郎很享受和哲也在一起的每一个过程。赤黑聊天最后一句话“哲也,我也是平凡人,我也有所挂阖的啊。”前半句是想让哲也接近自己,让哲也明白自己只是普通人而不是高高在上不可触碰的,他希望哲也能再大胆点接近自己。后半句的挂阖有世间的阻碍、牵制之意,暗示哲也是对自己的牵制,含蓄地表白xd然而哲也以为征十郎只是在说自己也会碰到不懂的问题xd

5.哲也在楼梯上时征十郎就注意到他了,本想拉住哲也让他跟自己撑同一把伞但是他还没伸出手哲也就跑了hhhhhh

6.征十郎很喜欢和哲也聊天于是手机被没收了hhhhhh他试过用平板偷偷给哲也发消息,然而平板发出去的消息哲也看不见hhhh

7.征十郎的发量少一部分是因为学习压力,更大的原因是临近他离开学校他和哲也一点进展也没有hhhhhh


——C.以下是时间线整理:
哲也在上学路上看到积水(想到小时候和赤司同撑一把伞看积水)
→在上学路上一阵冷风刮来(想到周六补课时征十郎为了耍帅bushi穿的少了)
→想到当时自己可爱的想法低头笑了笑,在上学路上才到小冰雹(想到寒假里和征十郎仅有的一次聊天)
→进学校从同学那里知道天气
→吃完午饭在楼梯间遇到征十郎(想起小时候和赤司睡觉睡出呆毛)
→放学后和同学一起走,同学含蓄地表白并希望自己不要太憧憬征十郎
→晚上给征十郎发消息
→24号结束了,25号哲也没有收到征十郎的回复


——D.最后再说一遍,希望我所憧憬的学神能考上市重高,因为这么努力让我心疼的你值得更好的。







昨天看了小語太太的文画面感超强,早上上课就在草稿纸上撸了个,晚上用手机指绘了个。画的是P1TH对话Tom误解后骂自己是人渣那段hhhhhhh
另外强推小語太太的文啊啊啊啊啊她产的粮特别好吃画面感特别强她简直就是小仙女qwqqqq总之强推强推Σ( |||▽|||)
赶时间睡觉可能糙了,小語太太别嫌弃|ω・')@Art y an 

【奶桑】欧派事件(ฅ>ω<*ฅ)(奶all,百合,r15)

【奶桑】欧派事件(ฅ>ω<*ฅ)(奶all,高能,已和谐)
CP:香cǎonǎi昔x桑君不可能这么病jiāo
设定:同♀居中wwwwwwww
我真的写不下去了啊啊啊啊为什么第一篇发出来的会是这个啊捂脸遁走>/////<
(ノ°ο°)ノ前方高能预警(*°ω°*)ノ"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今天从清晨开始便下起了雨,有些凉。
nǎi昔和桑君窝在蓝sè被窝里躺在床♀上。
“哼嗯~”nǎi昔看着手♀机屏幕不小心笑出了声。她怀里的原本看着电视的桑君却有些不高兴了,嘟着嘴“哼”了一声。
“怎么了嘛,桑君。”nǎi昔带着笑看了看怀里的傲jiāo。
“哼。”

“揉你w”nǎi昔揉了揉怀里桑君的头发。
桑君伸了伸脖子配合着nǎi昔的揉头动作,一副很舒♀服的样子。
好像午后在阳光下晒太阳的懒猫一样呀wwwwwwwwww想到这里nǎi昔眯起眼笑了笑。她放下手♀机将双手穿过桑君的腋下覆在了桑君胸前揉了揉“揉你欧派唔噗噗wwwwwwww”
桑君原以为nǎi昔只是逗逗她,便笑着抖了抖:“抖抖233333333333”

nǎi昔感受着手上软♀肉的抖动与怀里人儿的扭♀腰有些感觉了。即使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她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手上软♀肉上下的抖动,平时在她手上、嘴里硬♀挺的rǔ♀头由于放松而变得软♀软圆圆,隔着睡衣蹭着她的手心。蹭得她手养,心里也养。
她便把手放松轻轻抓♀住桑君的两大软♀肉向内揉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桑君一跳:“唔啊!等等啊!”她慌忙抓♀住了nǎi昔的手希望她停下。
nǎi昔将头埋在桑君脖子边tiǎn♀了tiǎn,湿♀热的触觉让桑君抖了抖:“唔嗯!听我说话呀倒是……”
nǎi昔压低了声音在桑君耳边说:“等不及了。”

nǎi昔呼出来的热气让桑君感到有些害怕,这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让她小腹处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有些空虚想被更多地触♀mō,又想挣拖却又迷恋。她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抓紧了nǎi昔的手腕喘了口气:“哈啊——唔嗯……”

“身♀体还是这么敏♀感啊,”nǎi昔揉了会儿桑君的胸便用左手食指mō了mō有些硬♀挺的rǔ♀头,“啊——这里都硬♀起来了呢w桑君就这么兴♀奋么www”
对nǎi昔和这种快♀感的迷恋让桑君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摇着头反驳nǎi昔的话。

nǎi昔只是tiǎn♀了tiǎn桑君的脖子双手继续揉♀着桑君的欧派,左手食指压着rǔ♀头反方向转圈。而向内揉♀着欧派的双手时不时会轻轻压着欧派前部往外扯,或者拖着欧派下面将它们往上托,让右边欧派的rǔ♀头隔着睡衣蹭蹭被子的边缘,来满足这可爱的孩子。

快♀感自rǔ♀头中心向全身传递着,这过分清晰的快♀感让桑君有些意乱情迷,她伸长了脖子蹭了蹭nǎi昔的头发,喘着气。
——————
注意,lof主和桑君并不是真实cp,请勿因此文打扰桑君。这文是和去年一模一样的未进行任何修改。
今天上下lof把去年那篇奶桑文重发了。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艾特桑君想想还是算了,毕竟是去年的事了自觉和桑君并不是很熟识,怕打扰她|ω・')
上了八天课明天休息一天,坑还有三四个吧好像,先试着把颜控下篇码出来吧。

黑子哲也生日快乐!陪伴你的第四年,也请多多关照了♡
P1-2龙猫睡衣的哲也
P3-6魅♡魔哲也(P3魅♡魔哲也,P4色♡情.jpg,P5乖巧.jpg,P6可能辣眼睛注意)虽然乖巧.jpg没配字(哲也:要等黄濑君买奶昔回来)但和前一个都是黄黑向注意
P7-9露背毛衣哲(*/ω\*)
P10是被哲也直球后害羞的我诶嘿嘿⁄(⁄ ⁄•⁄ω⁄•⁄ ⁄)⁄可以无视

总之,黑子哲也我男朋友生快!能遇到你太好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赤黑】我是你的专属颜控(上,R18,双向)

私♡设很多:
赤黑双向(双向痴♡汉,双向专属颜控,双向暗恋balala)
赤黑两人在同一支球队里
两人已交往关系,但是赤司怕自己的痴♡汉样子吓到哲也所以一直没下手2333333333
赤黑两人看起来都是食草动物的样子( •ิ_• ิ)

这篇是赤司篇,高能在下一章(*/ω\*)
已和谐,和谐词是♡



赤司征十郎有一个秘密——他是个颜控。说是颜控似乎也不太恰当,毕竟人人爱美,赤司当然也喜欢长相俊美或清秀的人,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个觉得只要看的过去就行。

而且他似乎是黑子哲也的专属颜控。


黑子哲也的长相也不算帅气,算是清秀吧,皮肤比较白,脸上没有什么痘痘或者痣,也没有什么胡渣,很干净。脸上唯一的萌点大概就是那双蓝色的大眼睛吧。

但是赤司就是觉得哲也很好看。打篮球时一个转身,汗顺着脸滑♡下,刘海末端被沾湿微微贴在脸上,有时汗多了还会顺着发♡丝滴下,平日里微眯的眼睛会微微睁大,眉毛也带上了英气的韵味。


赤司总觉得打篮球的哲也格外的帅气,很男人。有时在球场上,汗流得太多了,哲也会喘着气拿球衣下摆——露♡出平坦的小腹,隐隐约约有些腹肌的身影——随意地擦一下汗。赤司总觉得哲也这是在公然撩汉,特别是当露♡出的小腹随着呼吸微微收缩时。而且当你看着他的同时,他也会转过头来看着你。眼睛一下全被球服给盖住,那双直直望过来的蓝色的眼睛显得更大更可爱了。可以的,这很撩人。

场下的哲也也很可爱。中场休息的时候,哲也会弯下♡身♡子,手撑在弯曲的膝盖上,头低着大口地喘着气,脸上的汗滑♡下来滴在地板上。赤司可以看见哲也垂下的眼睛,抹着水光的挺拔的鼻子,因为喘气而张♡开的嘴唇。有时口干舌燥,哲也便会闭上嘴咽一咽,但因为喉♡咙干燥而有些难受。眉毛微皱,嘴唇轻抿,喉结上下滑♡动的样子像极了赤司梦中的那个哲也,那个吞下赤司特制奶昔的哲也。


当哲也抬起手擦擦滑♡到下巴的汗时,赤司就会拿着毛巾和水走到哲也身边,等哲也抬头伸出手想要接过赤司递给他的毛巾的时候,赤司便可以透过球服的领子看见哲也的身♡体。

因为全身都是汗,因为姿♡势而显得突出的锁骨在光的照耀下显得湿♡滑♡湿♡滑的,抹上一层光。赤司莫名地想要舔一口看看能不能变得更亮。再往下便是微微突出的胸膛,还有挺♡立的乳♡头。


赤司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

哲也的球衣有点大——赤司报数据的时候特意报大了——慢跑时或者在球场上,球衣总会蹭过那对小小的乳♡头。哲也的乳♡头是淡褐色,平平地贴在乳♡晕上,特别小,加上乳♡晕比食指指腹还要小一圈,赤司有次无意间看见的——赤司甚至梦到过他以担心哲也会乳内陷为由温柔的、小心翼翼地碰♡触过哲也的胸——但近期他总觉得哲也的乳♡头似乎抹上了粉色,乳♡头顶端似乎还是淡粉的,而且也不再是贴在乳♡晕上,而是微微突出……


“谢了,赤司君。”带着喘息的声音打断了赤司的观察。

“啊、不用客气,哲也,”赤司收回自己露骨的视线,轻轻拍了拍哲也的头,“哲也这次很不错呢,有撑下来。”其实他只是想压低哲也的刘海不让他发现自己的秘密。

而哲也则抿了抿嘴,想压下自己将要翘♡起的嘴角。


“想要奖励。”哲也突然抬起头望着赤司,脸上不知道是因为激烈运♡动还是害羞而染上的红色。

“……”赤司望着哲也仿佛在发光一般带着期待的眼睛,突然不知要说什么。


——不要发现
——已经发现了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ฅ>ω<*ฅ)

这篇文其实在前段时间听IFHT的我是你的专属颜控的时候就暗搓搓地想要来一发了(*/ω\*)
好几个月没写文感觉都有些生了,也没有以前写文那种全篇色气满满的感觉了´_>`
赤队痴汉设定明明很棒但是被我写成这样真的对不起!
赤司,对不起!
哲也,对不起!